追蹤
五月天的潛水季
關於部落格
「探索生命與自然地球的奧秘,從潛水(海洋)開始!」   此網誌適用 Firefox 或 Flock 瀏覽器!
  • 210522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3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Dumaguete潛水度假人物傳

Gary1972年就展開潛水生涯,一開始是接受NAUI體系訓練,做工程潛水、攝影的工作。到現在為止,潛水時間已經超過五千小時,我聽說過的記錄是三千小時,他真是破了紀錄。在潛水生涯之前是越戰美軍,他說回國時想去bar喝酒,酒保說他未滿21歲不能賣酒給他。他很生氣瞪大眼睛對著酒保威脅著說:You mean I am old enough to kill but not old enough to drink?酒保就雙手發抖地趕快把酒送上來(酒保手發抖這一段是我自己想像的跟Gary開玩笑)。退伍後,他曾經封閉一段時間,因為戰爭殘酷的一面,回國後國人視他們是戰爭罪犯,而非英雄。他一開始從軍時,覺得是為國家做事,感覺很光榮,像是英雄一般。我說You were brainwashed by your government. (你被你的政府洗腦了),因為我去服役時,也有相同的光榮感覺,但reality bites,根本不是這麼一回事。他也同意我的說法,年輕人總是比較容易被洗腦、被煽動。他的許多戰友,雙腳從膝蓋以下被地雷炸斷,回國後也找不到工作,最後都還是回到越南去for a closure(closure: [U] the feeling or act of bringing an unpleasant situation, time or experience to an end, so that you are able to start new activities.)。他說他自己還算不錯,最後還是走出封閉自己的世界。

之後,Gary就從事保鏢工作,也曾經去當賞金獵人,英文叫做bounty hunter,一個從前只在字典上看到的字眼,沒想到在旅行的過程真正遇到字典的人,使得這個字眼令人感受很不一樣。

另一個導潛是 Peter 。這傢伙是個胖胖的中年男子,新來的工作人員,當我的導潛一開始就跟我說不太喜歡潛水拍照的diver,然後當導潛也沒認真找東西,就一直行軍趕路,實在差勁。更扯的是他押隊或帶隊自己也拿著Sony T1拍照,從未看過導潛在拍照的。某天午餐,他刻意跑來跟我用餐,用破破的英文跟我聊了半天,我實在很懶得跟他聊,因為我在用餐又得動腦筋猜測他在講啥,實在不太容易聽懂,影響消化。但最後一句我知道他是在說我是教練拍照落隊的事情,問說我的教練是怎麼當的,竟然說教起來了。本想回他,mind your own business!不過他丟下那幾句話人就跑了。他大概不知道我對他不太爽,不過我想也不需要給他臉色看,反正我是過客,再過一二天就走人,所以基本上他對我也還不錯,但對他這種帶隊方式得想個辦法解決。

Gary是比較老經驗,我就直接跟他講I feel more comfortable diving with you than with that German guy, Peter.,然後把事情跟他講。Gary說他也在適應這位新同事。隔天他就分組,把我跟他分開。不然都原本都是 Gary 在前,Peter 在後押隊趕人。Gary喜歡找大東西,小東西他不太愛,所以他是適合拍廣角的導潛。

至盟好友搭檔BogdanErik

他們二人是我一出機場就一同來到El Dorado Beach Resort的德國人。一開始我覺得Erik(下圖)比較愛講話,但幾天相處下來,其實是Bogdan(上圖)比較愛講話跟耍寶。他們二人是高中同學,一直到現在都在聯繫。Erik比較早開始潛水,Bogdan後來加入。

第一晚在Kiwi Lodge過夜時,就跟他們在bar聊天。普遍德國人對汽車、賽車、網球運動、社會、文化、政治、科學都有些程度的瞭解。所以我們那晚聊天的話題就涵蓋很多層面,亂聊一通,連核子發電廠的核子分裂、核子融合都來了,哇咧!他們兩人都很高,Bogdan至少有19x公分,Erik也接近190,跟他講話挺累的,頭得往上看。還是坐下來談比較輕鬆,難怪大家講話時都說have a seat!

善於社交的Commy 跟他太太Kirstn

Comm這對德國夫妻也是滿奇特的,Commy喜歡抽捲煙,他會拿出煙草用煙紙捲成一卷抽。坦白說,我是不太喜歡煙的味道尤其是雪茄的味道,但這種煙的味道聞起來是一種舒服的味道,還好從未接觸過這種味道,否則可能會養成抽煙的習慣。Commy是很愛講話的人,他經常跑來跟我聊天,也連帶介紹一堆他的朋友,是一個很喜歡social的人。他太太比他高,他自稱英文不太好。我是覺得他謙虛,至少都能聽懂他想表達的。Commy喜歡social,晚上也喜歡去pub,經常呼朋引伴去附近的pub,他也邀請過我,只是我比較懶得去跑這種地方,所以沒跟著去。

需要點火才會啟動的朋友AndyPeterSteven

Andy(上圖)就是那種開始不熟不會跟你講太多話的人,但熟悉之後,話就很多的那種朋友。透過照片,我們變得比較熟識,他就非常友善熱情。最後一支潛水他幫我找很多東西,經常是我拍完他就開始叮噹我,叫我去拍另一個小東西。應該頒發一紙優良潛伴證書給他。

Peter則是一位70多歲數的老老先生,英文不太會講,德文我又不會,所以跟他比較不熟,不過他是唯一帶著攝影機的西方潛水人士。拍照時東奔西跑,完全不太顧說會不會把生物嚇跑,或下一個人要拍照的問題。基本上,我跟他是分道揚鑣各自打天下的,反正他是拍到把生物嚇跑的那種攝影者,雖說有時難免不小心會把東西嚇跑,老先生則是習慣性拍到生物跑掉。Peter老先生老歸老,體力技巧都還不錯,他令我聯想到台灣電視上的一位老先生的衝浪廣告,廣告善存維他命。那位老先生在宜蘭衝浪時,我跟他聊天過,當時他尚未拍廣告。他也七十幾歲,衝浪則是將近60歲時跟兒子一起來玩的,他兒子也是一名衝浪高手。

Steven是加州政府的公務員,每年11月左右就有五週的假期。哇!這種公務員工作真是讚。他也有帶相機,第一次使用,所以一開始他就在測試防水殼,然後開始拍,我猜應該是拍得不太好所以沒秀給我看,因為他沒閃燈。他也是跟Andy一樣,不熟時不太講話,熟了就比較愛講話。

後記:

在這兒認識的德國人多數會講英文,我注意到如果我在的場合,他們彼此間對談也會用英文。這似乎是他們的一種禮貌,讓我不覺得 left out...就是被遺漏掉了感覺。只有一種情況就是不會講英文的人物例如老爺爺 Peter,就一定得講德文。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