追蹤
五月天的潛水季
關於部落格
「探索生命與自然地球的奧秘,從潛水(海洋)開始!」   此網誌適用 Firefox 或 Flock 瀏覽器!
  • 211559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16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悠哉蘭嶼走:海底篇


上圖:軍艦岩潛點的峽谷通道

不過達人卻說:「蘭嶼的生態比綠島好!」推論,可能得在蘭嶼住得夠久,才能體驗出蘭嶼的生態之好吧。

北邊地形地貌有看頭
潛水除了看生態以外,另一種就是看地形地貌。泰國斯米蘭船宿潛水在象岩(Elephant rock)潛點就看到很整齊的奇岩巨石,宛如海底城堡一般。蘭嶼北邊的潛點也是看奇岩巨石,但並非人工型態而是原始自然形成的地形地貌,海洋生態除了一樣 是超佳的能見度,常見的生物是害羞又好奇的海蛇,其他生態......蘭嶼還需要更多的護魚活動,就像綠島的護魚區一般。


北邊潛點:玉女岩母雞岩
第一天原本計畫好好拍照,奈何組裝時,都正常沒問題。到了現場上船後,閃燈底座突然脫牙一直裝不上,另一支閃燈則一直不亮,乾脆放棄拍照念頭,好好潛水母雞岩、玉女 岩。這兩個地方有弱到中等強度的流水,就是得頂流前進,遇到這種流水最好的策略就是貼底抓海床上的石頭前進,也不需要太踢動蛙鞋,既省力又省氣體,輕鬆前 進。蘭嶼能見度真的是名不虛傳,能見度有30幾米,雖然沒有豐富的生態,但是看了這種碧藍的能見度,感覺就是很開心,很放鬆。第二支的母雞岩在安全停留 時,剛好停在三四條延伸至海底的山溝,上頭有些珊瑚、小魚群跑來跑去。也許沒大魚,但這樣的情境,加上超優的能見度,對此次潛水的滿意度數霎時飆高。



上圖:關東石潛點的海底山勢

我個人的流水強度分類法
頭一側,面鏡會搖晃,彷彿快被水流拔走,屬於強流。我認為此次蘭嶼的水流是弱到中級是跟我遇過最強的水流相比較。我遇過最強勁的水流是在澎湖的東吉島海域,潛水目的是為了尋找掉落在沙地海床上的飛機螺旋槳葉片。那一次,總共分成三組分散下去找,一下水 就遇到非常強勁的水流,由於是沙地沒地方可以抓,就貼著沙地放流,突然看到一塊岩地,就立即用金屬探棒插入岩縫,因為是緊抓住探棒頂端,結果在強流帶動下,我緊握的探棒歪了,面 鏡也因為水流之強,不停的晃動,頭一側,面鏡似乎就像是快被海流拔走的感覺,面鏡只能正面對著洋流。由於水流強勁,此地不宜久留,把探棒弄直之後,繼續漂 流。

不消幾秒鐘,突然看到一道一公尺高......像是海底城牆的岩石一長串橫臥在沙地上,當下立即躲在城牆底下。我這一組臨時組成的四人雖然都是潛水經驗有好幾年的潛水人,因為水流很強,也無法輕鬆自由游動,我們就像是戰場上得士兵,躲在壕溝裡閃避砲彈。躲了幾分鐘,彼此示意該離開了。才開始漂流10 幾秒吧,竟然就看到飛機螺旋槳葉片,屹立不搖的插入在沙床上。於是,短短不到2米的距離,我們非常奮力的猛踢蛙鞋。在強流之下,儘管不斷努力踢動蛙鞋,我們卻似乎都定在原點,左邊的石頭一點兒也沒有往後走的跡象。

終於,總算踢到了,其中一位潛水人用他的數位相機拍了幾張,象徵任務目標達成(由於我是帶支架式的單眼相機,在這種強流下,閃燈會被洋流往後帶,倒頭不起,無法拍照,況且我帶的又是微距鏡頭),就開始 像是搭捷運的速度漂流離開現場。出水後,才知道,我們是唯一一組找到螺旋槳葉片的好運組。

東邊潛點:東清灣軍艦岩、關東石
第二天,原本不能用的另一個閃燈突然可以用了,原來是充電電池電力不夠,無法啟動電源。換了新充飽電力的電池,就可以用。帶著僅剩的閃燈,前往東邊的潛點軍艦岩、關東石。此處,地形地貌就跟陸地一樣多變,軍艦岩峭壁斷層很大,有很多大山壁跟偶見的珊瑚。這一支,大家是順著船錨繩下潛,上升時,也是順著船錨繩上來。就在安全停留時,運氣真好,讓我看到珊瑚礁上的魚 群求偶過程,一群小魚在珊瑚礁上游來游去,突然聚集,瞬時間有一團煙霧散射水層中,他們又突然消散。還好平常有看電視,這是Discovery上說的珊瑚 礁上的魚群求偶繁殖過程。這樣的儀式大約進行了好幾回,就在我指給不知情卻一直往人家舞台靠近的阿生之後,阿生也看到了這個儀式。


上圖:關東石潛點的「豹岩」像是虎視眈眈的看著潛水人,上面是豹頭的後側,好像連耳朵都出現了,底下是腳

第二支 的關東石則是去鑽一些岩縫山溝,穿越小洞,其中路經一塊岩石看起來就像是花豹的頭,像是要把潛水人吞食進去的感覺。這一支最後要結束時,達人竟然是帶大家頂流,想說:「為何要頂流?為何不繞過這個流區?」由於大家不太想頂流跟上去,開始你看我,我看你,看誰想跟上去。達人也回過頭看我們,他心裡大概也在 OS,想說:「你們怎麼不跟上來呢?」大家就在各自的原地躇很久,都不想往前。

最後我們還是放棄了,潛導最大。勉強跟上去,此時已經差不多該做安全停留了。不過因為流水強,趴在礁岩上做減壓安 全停留真是不太容易。數分鐘後,潛導示意大家:「上升ok嗎?」,全部都ok後,一起上升。此時才發現水流是上升流,往水面方向走的水流,潛水電腦錶開始 嗶嗶叫,示意上升速度太快。還好水深不深,只有四、五米左右,而且又已經做了減壓安全停留,就任由它上升,但是盡力吐氣,大概不到30秒鐘到就到達水面。

漂流過程才發現我們做安全停留的地方是最高點,一離開,水底就越來越深。難怪達人要頂流帶大家去那兒做安全停留,因為沒其他地方可以繞道了。出水後,由於 達人習慣不打浮力袋(不符安全規定),他呼喊船長過來需要一段時間,這時更體驗到水流真的滿強的,我們就往軍艦岩方向漂流了五六分鐘才上船。


上圖:關東石潛點都是峭壁斷層,深度可達40米以上,難得發現一對獅子魚同行


上圖:阿生沒有戳獅子魚喔,他只是為了畫面擺pose,況且獅子魚想戳也戳不到



上圖:這一尾鰻魚大約有成人手臂合起來這麼粗,令我想想起泰國斯米蘭船宿潛水的某個潛點明星,三隻住在一起的超大鰻魚



上圖:這是最近跟阿生研究出來,水底拍照的好pose,一隻手臂往內彎。我們最後的結論是眼睛不要看鏡頭,這樣會比較自然些



上圖:到蘭嶼潛水絕對不會錯過,百分百會出現的生物:海蛇


上圖:海蛇是好奇又害羞的生物。這一尾肥美的海蛇看了我一眼後,一溜煙就跑掉了


上圖:海蛇是游泳高手,牠的尾巴跟魚的尾鰭結構一樣,沒有鰓,必須在耗盡氣之前浮出水面換氣,否則會溺斃



上圖:這艘船是這次蘭嶼潛水的潛水船,小小一艘,後面坐2~3人就滿了,呵呵。


以下順便補上去年(2007.06)的蘭嶼行,那次有些經驗還不錯,值得跟大家分享:

去年蘭嶼開元港的「驚奇巧克力!」
時 間很快,去年蘭嶼的精彩故事是發生在......是終點也是起點,船隻進出蘭嶼的門戶:開元港。就在港區左邊的小港埠外頭,有個潛點叫藍洞。雖然都叫藍 洞,但跟帛琉的藍洞相比,帛琉的藍洞可算是宇宙級的尺寸,就像是一座體育館。上次最後一支(2007年05月)也是大家潛得最開心的一支就在此地發生。為 此次不完美的船家服務,做了最完美的 ending,就在大家要出水的時候,就像是電影「阿甘正傳」裡的名言: 「人生就像是一盒巧克力,你從不知道拿出來的巧克力是啥口味。」

你一定好奇,那到底是啥「口味」的新鮮玩意兒呢?是的,一種長得像是水母的魚,連老經驗的潛水員阿生都被唬了。牠就是:絲鰺。

故事是這樣子的......

話說此次蘭嶼當地的潛水業者海xx,假借安全名義,提供令人不爽的服務,多數人都潛得不太開心。隨便舉個例子,潛九支,我遇到三支氣瓶下水後才發現的氣瓶頭 漏氣,包括最後這一支。更不用說業者讓人多的一團去等待人少的一團達2小時之久,大家都快曬乾了。

氣瓶頭漏氣的狀況是下得越深,因為水壓的緣故而漏得越快。既然已經在水下了,大部分處理狀況是懶得上去換,影響團隊進度,只是必須不斷的看氣瓶殘壓計,免得氣漏光了不知道,而產生危險。

就這樣,出了藍洞外的凹陷盆口地形。我只剩 40 bar。估算一下距離,如果維持跟大家一樣的15~20米的深度,我是無法安全返回到家的。於是根據「越深耗氣越大」的理論,我上升到10米以內的深度,節省空氣,並且跟大家保持目視範圍的距離。帶隊的潛導猴子教練看我浮比他們高很多,比個手勢,問我:「OK 嗎?」,當然回個手勢OK。就這樣,果然跟大家一起安全的進入開元港內,但我只剩下10 bar(一格)不到。


上圖:開元港左埠出入口底下充滿一堆岩石,背景是消波塊。感謝肥東扮演「比例尺」!

「驚奇巧克力」就在此時出現,我看到遠處,兩坨像是水母的生物,長長的絲狀物。我誤以為是水母,而阿生當時是離「水母」最近的人。如果是水母,我才懶得敲氣瓶,叫也帶相機的阿生看。當我定睛仔細看,居然是兩尾身上長 了許多絲狀的魚。於是趕緊敲氣瓶,叫阿生過來看。沒想到,他回頭看了一眼,比個 OK 手勢給我,就揚長而去,出水面了。

只剩不到 10 bar,遇到這麼罕見的魚類。追或不追呢?

答案當然是追囉。因為這兩尾哥倆兒好的魚(或夫妻檔?)一直在水面附近浮游。我也開始踢動蛙鞋開始追逐了。很快的10 bar 的空氣就被我吸光了。馬上改用呼吸管追,只是呼吸管的空氣比氣瓶難吸得多了。

聰明的肥東知道我會敲氣瓶,事情必有蹊蹺。他果然就撿到好康A,後續大家也都注意到,也一起追逐,企圖包圍著看。肥東就當絲鰺(鰺唸作艘)的背景。讓大家知道絲鰺大約有多大。

根據資料,這種魚是食用魚。從照片也可以知道牠是模擬成水母,欺敵。但是絲鰺可能不知道,海龜會吃水母,某些魚類也會吃水母,這些獵食者對水母的毒似乎是免 疫。不過絲鰺也不是笨蛋,牠跟水母不一樣的地方是牠游得很快。尤其當你只能用呼吸管浮游追他們的時候,你越是覺得他們游得很快。


上圖:格放後的絲鰺,背景是肥東正在幫我「驅趕羊群」,方便我拍照,有默契的潛伴


上圖:沒打到光,魚變色了。小黑跟肥東也趕來看帶著長絲的魚。絲真的是夠長了吧!  照片錯覺,他們沒有手牽手啦!


上圖:絲鰺的絲可以拉很長,真是罕見的生物!背景是Wenny。



上圖:絲鰺在這個角度看起來比較小,背景是開元港靠岸邊的金屬結構牆。他們應該沒牽手吧!?

小心繁殖期間的魔鬼砲彈
上次的海 xx 業者雖然服務很差,但靠我們自己,卻看到一些不錯的生物。像是第一支在開元港右側外的海域,一下水就遇到正在繁殖期間的魔鬼砲彈。根據《魚類繁殖護卵的故事》的資料:

雌魚育幼,稀奇而罕見
...... 在魚兒的世界,護卵育幼幾乎都經決定好是雄魚的工作,僅有極少部份是由雌雄魚雙方協力進行。鱗魨科中的褐擬鱗魨更是稀罕地由雌魚自己護卵。......鱗魨科和單棘魨科受精卵比海水重而沈落海底,他們魚卵黏性極佳,這兩科的魚類的親魚會先將海床清掃乾淨,在沙地挖掘出一個碗公狀的淺淺凹穴做為產卵床 (巢)。這個挖掘過程,若不是雌魚自己來,就是雌雄魚共同出力挖掘。這一類的魚,雄魚的功用似乎不怎麼重要。

由於原文很長,簡述如下:
  • 雄魚沒空護魚是因為牠有好幾個情人:為了掌握這一群雌魚,牠劃分了好幾個領域給這群雌魚。雌魚散居在雄魚劃分的區域裡,雄魚來回奔波求愛、交配產卵,因此沒太多時間護卵。若由雄魚自己護卵,其他雄魚可能趁虛而入,搶了牠的雌魚。
  • 雌魚產卵後,就不再離巢,不斷以魚鰭搧動水流或以嘴巴吹送水流,僅靠自己護卵。初期,雄魚偶爾幫忙,但育幼這檔事,雄魚則是幾乎不管。
  • 護卵育幼中的褐擬鱗魨(魔鬼砲彈)會襲擊入侵繁殖領域的生物。若被身長超過50公分的「砲彈」襲擊是非常危險的事情。只要冒犯到牠,不免要被牠以具重量感的 龐大軀體迅速衝撞,被牠暴露、堅固的牙齒冷不防的咬上一口。有一則未經證實的傳說,有潛水人的耳朵被牠咬掉一小塊的事件。像這樣的「傳說」聽聽就好,戴上 頭套去潛水吧!
肥東水中慘遭埋伏襲擊,兇手是誰呢?
我跟「魔鬼砲彈」的首次接觸是在Anilao的Twin Rocks岸潛。過程中,突然在水中聽到肥東「嗚~~~」一聲慘叫,只看到肥東撫著後腦勺,肢體語言告訴我他的後腦勺很痛。舉頭定眼一看,一尾「砲彈」悻悻 然的往上游離(想像中:嘴巴會不會咬著一撮肥東的頭髮當戰利品,開心的離開呢?)。突然間,我也擔心「砲彈」從身後襲擊,於是馬上提高警覺,眼睛一直往上跟周遭來回巡視的注意著看,慢慢的用側游、倒退嚕的游法,離開那危險區域。上岸後,肥東的後腦勺果然有一小塊瘀血痕跡。真是慶幸肥東走在我前面,替我受罪了,不然這次搞不好是我被襲擊。感恩~~吶!

幽靈一般的出現~
第二次是在Sangalaki(聖加拉其,印尼)的「零隻 Manta Ray」度假村(註)前面海域的大海溝峽谷淺水區域。正在拍照之際,突然覺得有人在拉我的蛙鞋,原以為有潛伴跟著我,叫我去看好東西,回頭一看。

「奇怪,沒人耶,沒潛伴。那是誰呀~~~見鬼啦!」

這時,突然有一尾「砲彈」衝過來,趕緊拿起好用的金屬盾牌抵擋,也就是我的相機金屬防水殼,趁勢趕快拍幾張照片,然後迅速離開那個危險區域。
註:號稱是Manta ray故鄉的潛點,竟然連續七天,一隻都沒出現,於是度假村的名字就被更名掛上「零隻 Manta Ray 度假村」的招牌。
經驗是最佳的安全導師
這次是第三次,由於有前面幾次的接觸經驗,在面對牠時,就比較有經驗而不擔心被咬,拿著相機金屬殼在前面抵擋,小心牠的突襲,同時間找機會拍照。不過我還是不敢多逗留,拍了幾張就離開。但總算有拍到牠的大門牙跟卵,算是最大的收穫吧!



上圖:魔鬼砲彈的大門牙,底下凹洞內一團粉紅色物質是牠的超黏卵。據說,發情時嘴唇週邊是粉紅色的。這樣有粉紅嗎?


上圖:褐擬鱗魨(魔鬼砲彈)雌魚正在對著自己的小孩(魚卵)吹送水流,送入新鮮的氧氣


上圖:糟糕!被「砲彈」發現我了!     從右上角開始逆時針走是「砲彈」想攻擊驅離我的連續照片,牠實際上有撞到我的金屬殼相機,模樣是兇巴巴的。右下角的圖是岸上的「砲彈」標本,門牙結構跟人類一樣,被咬到一定很痛。為了保護示範者名節,把臉馬賽克,知道的人也請不要說出來,呵呵。


參考資料:





上圖:南邊的潛點,海床上都是已經開花(伸出觸角)的珊瑚。這些「花」,一經觸摸就會逐漸縮回珊瑚石頭內,從這樣看起來軟綿綿的模樣變成硬梆梆的石頭。


上圖:看起來軟綿綿其實是硬梆梆的珊瑚。一條條氣柱攀升在背景,大家都在這裡尋找好看的生物



上圖:人類版的「候鳥遷徙」


上圖:蘭嶼有一座海蛇洞,多數肥美的海蛇是從那兒出來覓食。他們習慣在海床上鑽來鑽去,尋找小生物吃


上圖:梅花參,身長可達50~60公分,皮膚構造粗粗的,牠吞食沙子、沉積物,過濾其中的有機營養物質,釋放出消化過的沙子。據說,能夠有白色沙灘,要感謝海參幫忙消化沙子。



上圖:排球大的水母,這種水母帽子內緣常有寄居生物,一種叫做魽仔魚的小魚,有時也會有小螃蟹。我在東北角龍洞海洋公園的最外側下水處見過籃球大的水母



上圖:這種水母的帽子蓋(頭部)摸起來QQ的。傳言海蜇皮就是水母製成的,若是,那水母毒是曬乾就沒了嗎?


上圖:水母的美總是令人想多看幾眼


上圖:咦?有人在沙地上練習Micahel Jackson的Moon Walk(月球漫步),你聽到 Michael 的音樂了嗎?


上圖:中間那一株是水螅(Stinging Hydroid)不是「火珊瑚」,但是牠跟「火珊瑚」一樣猛,被牠枝葉上有許多刺細胞,被刺到,可是非常疼痛的。牠在許多海域都常見到,可以長到大約30公分高!牠跟珊瑚、水母、海葵有親戚關係。萬一不小心被刺到,趕快拿起潛水刀(或信用卡,如果你有帶的話)在刺傷的地方刮一刮,因為海水滲透壓的緣故,在現場刮除刺細胞,效果佳。這樣的作法可以很快減輕刺痛燒熱的感覺。



上圖:去年(2007.06)「海XX」 業者的服務差(指水底潛水活動的過程;船上的服務還算OK),不過他的船可是超級讚的優,同時間可容納30人,同時有後甲板的平台,讓潛水人上下船。只能說「殘念~~!」


上圖:那一道扶梯底下就是一個平台,供潛水人上下。

-end-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